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手机淘宝手机淘宝

【央视曝惊天骗局】背后真相解读

2019-04-18 13:13:16【手机淘宝】人已围观

 

央视曝惊天骗局

  一、多家P2P连环雷!央视揭百亿骗局背后真相!

 

央视曝惊天骗局

9月18日上午,央视CCTV13频道新闻直播间栏目播出一期有关“揭秘网络借贷平台骗局”的独家调查节目。

节目还原了人人爱家网络借贷平台(累计借贷金额达到了232亿元)的爆雷真相。

调查发现,根据资金去向,人人爱家的钱,最终流向了澜升集团,而这家公司背后正是我们大家熟知的卢智建、卢立建、卢立民等“卢家帮”团伙。

据报道,卢家帮团伙控制的平台超过10家,包括:人人爱家、壹佰金融、聚胜财富、中科金服、火线理财、翡翠岛理财、火钱理财、坚果理财、投之家、邦邦理财、天天财富。

多家网络借贷平台相继沦陷

真相是什么?

近期,全国多家网络借贷平台接连停止业务。有些平台甚至发生高管失联、跑路的事件。一时间,不少用户投入的钱都打了水漂。

国家多个主管部门也先后多次发声,要求对借贷平台进行整顿清理。

而这期间,一些媒体将原因归结于经济环境变化以及市场上的流动性收紧,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呢?是不是还有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

为调查真相,还原事实本来面目,央视记者奔赴全国多个地区展开调查。

调查的第一站是杭州,今年七月,短短十天之内,曾经名噪一时的多家网络借贷平台相继沦陷。

 

央视曝惊天骗局

上面这则公告就出自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网络借贷平台(人人爱家网络借贷平台,):表示公司要良性清盘,并承诺股东、高管不失联、不出走。

那么,实际情况究竟怎么样呢?

清盘前三天

孔明金融宣布变更地址

承诺中的不失联,现实却是无人接听。记者决定前往这家公司的实际办公地。

这家借贷平台在7月3日,也就是宣布清盘的三天前,发布了一则公告,宣布变更经营地址。

 

央视曝惊天骗局

央视曝惊天骗局

当记者来到变更地址金龙财富中心17楼时发现,大门上被贴上了一个封条,公司名称是基石创新公司。为什么孔明金融的新地址,前台却写着基石创新的名字?

大楼保安:我们这里就一直没有(孔明金融)这家单位。

那么基石创新,跟孔明金融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呢?基石创新负责租售办公业务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和孔明金融并没有什么关系。

清盘前三天,突然宣布变更地址。而这个所谓的新地址的实际租用人,却是另外一家已经撤走的公司,这样的变更着实有些蹊跷。

为了了解更多情况,记者找到了孔明金融公司原先的办公地址:杭州市尚坤创意园。

 

央视曝惊天骗局

在杭州市尚坤创意园孔明金融公司原先的办公地址里,记者遇到了正在清理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孔明金融四、五月份就搬走了。

按照物业工作人员的说法,孔明金融公司在今年四、五月份就已经搬走了。

可是地址变更的公告是7月3日才发出的,那么其中两个月的时间,这家公司在哪里办公呢?是否已经出现了资金危机呢?采访中,一些平台的用户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孔明金融(人人爱家)网络借贷平台用户:公告其实是一纸谎言,它就是为了自己可能赢得更多,去转移这笔资金的时间。

真的是这样吗?

网络借贷平台

巨额款项去哪儿了?

像这样的网络借贷平台,工作原理其实很简单,平台一般会提供给用户一个月或者三个月的短期贷款项目,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资金实力,选择项目,而且门槛很低,100元都能参与。

根据记者掌握的情况,截至目前,孔明金融公司累计借贷金额达到了232亿元,累计注册用户173万人。

平台失联,最着急的就是投资用户了,很多人都想把自己借出去的钱要回来,而直到此时,用户们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通过孔明金融的公开信息,一些用户查询到了自己的资金流向。

通过查询马先生的对账单记者发现,在6月19日,他的钱在平台上,借贷给了湖南祁东县的一家公司。

央视曝惊天骗局

祁东县匡氏纯净水厂负责人告诉记者,自己曾经向当地贷款中介申请过借款,但并没有成功。

很可能是在那次申请过程中,泄露了自己公司的账号,被他人利用。为了证明自己,他向记者发来了银行对账单。

通过对账单发现,6月19日,这家公司确实入账一笔499999元的金额。但是同一天,钱都被转走了,其中大部分都转给了一家上海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也就是说,孔明金融显示给用户的是,他们的钱借给了祁东的这家纯净水厂,但实际上,这个水厂只是个幌子,钱最终进了上海这家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账号。

按照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里查询的结果,记者拨打了这家公司公布的联系电话。

机主:老是有人打电话说这个万宜昌,我不知道万宜昌是干啥的。

记者:那您都没有加入过这个公司吗?

机主:对,我根本就没听过。

 

央视曝惊天骗局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这家上海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是奉贤区的胡桥永革路1111号,但在当地,记者完全找不到这个地址,只能走访村委会。

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并没有什么电子科技公司。几年前,永革村和迎龙村合并了,之前所谓的永革路1111号,应该就是现在的迎龙村永革1111号。

几经周转,记者找到了这个门牌号码,但是眼前并不是什么电子科技公司,而是一个民居。

 

央视曝惊天骗局

套路多多

捏造项目转移资金

注册电话完全联系不上,注册地址根本查无此地,上海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究竟是怎样的一家企业,孔明金融公司用户的钱,为什么会打入他们的账号?

在整个事件中,这家公司到底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记者前往这家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所在的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在奉贤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记者了解到,这家上海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经常变更法定代表人,而注册地址却一直沿用十多年前的,未作修改。

也就是说,任何人都无法根据公开信息联系到这家公司。

央视曝惊天骗局

梳理发现,在这家网络借贷平台上,用户查询到自己的账户流水,看到的是将钱借给了祁东县的一家纯净水厂,而事实上,最终是这其中的一大部分钱转给了上海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但根据这家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却又是“查无此地”。这样一来,平台用户的钱根本不知去向。

孔明金融、上海万宜昌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这让记者产生了疑问,这两家公司之间究竟有没有关联,在一份更换法定代表人的文件中,记者找到了线索。

央视曝惊天骗局

今年4月26日,上海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的一次法定代表人的变更,被替换的法定代表人叫季晓忠。

经过我们的调查,季晓忠还有个身份,是杭州孔明金融的高管。也就是说,用户们看到的所谓项目,只是一个捏造出来的假象,当用户把钱给了孔明金融之后,转了一大圈,最终又到了孔明金融高管的关联公司。

调查中,记者发现,这样的套路被频繁使用。

知情人给记者提供了另一份协议,是由上海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和一家宁波的公司签订的。

在这份协议当中写明,两家公司将以宁波这家公司的名义在各网络借贷平台申请100万的借款,宁波这家公司留下15万元,剩余85万元转给上海万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监守自盗

借款公司全是孔明金融控制

就这样,网络借贷平台在获得用户的资金后,凭借一个凭空捏造出来的借款项目,轻而易举的就把用户的钱转到了自己的关联公司中,然后两家公司同时消失。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为了更加隐秘的赚取不义之财,这些公司甚至还采用了类似的分级策略,来转移资金。

在查询孔明金融的公开项目中,记者注意到了这家叫做上海国晶和泰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他借款的频率非常高。

但是当用户追讨资金的时候,这家公司的会计却告诉用户,借款的账号和优盾是由他们的总公司澜升实业集团实际控制。

央视曝惊天骗局

会计:东西不在我手上,知道吧,这个优盾。整个我们公司事情他们都可以全权操作。

用户:就等于说是你们公司实际上是澜升在操作你们事情。

会计:对的,我只是个员工,领导让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这位会计出示了公司流水,大量以国晶和泰名义,从孔明金融借贷来的钱,被转去了浙江磐石旅游公司、江苏中科光电公司。

用户:我应该联系一下国晶和泰的谁来确认一下这个事还是你这边就是确定的?

会计:确定的,我还会跟你说假话吗,你觉得有必要吗?

也就是说,名义上是这家国晶和泰在平台借钱,但实际上,这家公司也只是个幌子,最终是幕后的总公司,澜升实业集团,把用户的钱转移到了浙江和江苏的这两家公司。

央视曝惊天骗局

记者对比这几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高管发现,上海澜升实业集团的执行董事卢智建,浙江磐石旅游公司监事卢立敏,江苏中科光电的法定代表人卢立建;三个人的关系很不一般。

而卢立建还是孔明金融(人人爱家平台)A轮融资时的投资人之一。

知情人告诉记者,卢智建、卢立建、卢立敏是同一个祖宗,同一个村里的。然后我们去他们村里看过。(卢智建)当时就带着村里的一帮人出来,包括卢立敏。

央视曝惊天骗局

表面上是借款的是祁东的一家水厂,结果钱到了孔明金融高管的关联公司;看起来是上海国晶和泰在网络上借钱,事实上,钱又被转到了孔明金融投资人的关联公司;

正常的公司间转账交易无可否非,但是这么多次对于资金的追查结果,都是去了孔明金融投资人、高管自己的关联公司,这样的巧合实在有些蹊跷。

央视曝惊天骗局

而就在七月份,跟孔明金融投资人、高管,有关系的网络借贷平台,出现问题无法还款的就超过了十家:

人人爱家、壹佰金融、聚胜财富、中科金服、火线理财、翡翠岛理财、火钱理财、坚果理财、投之家、邦邦理财、天天财富。

良莠不齐

三年问题平台4800家

孔明金融的投资人、高管,是否违规操作,利用网络借贷平台进行自融,把用户的钱放进自己的腰包,这一切还要等待相关的调查结果。

但是通过记者调查,我们看到的是各种网络借贷平台乱象:

几家公司相互勾连,就可以逃避监管,任意借贷。这样的行为要如何定义?这是偶然发生,还是普遍存在?又该如何监管?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这个应该是个抽屉合同。

记者:抽屉合同怎么解释?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就是可能说是私下两个人协商的一个结果,不一定能放在台面上。

这样的东西,如果我是自律组织或者监管组织委派的人,律师去看的话,他肯定不能把这样的东西亮给我看,他拿出来面上的东西,都是合规的。

但是其实呢,在抽屉里还有一套合同你都不知道,所以这个(监管)真的很难。

2016年8月,当时的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等部门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一家公司,只能在一个平台借100万,网络借贷总金额不超过500万。

而一旦有公司以其它公司的名义在各个网络平台进行借款,那么实际上就是越过了监管红线,风险将不可估量。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如果这里面有“骗”,或者真实的资金流向不是你描述的那样的话,那就涉嫌刑法192条,集资诈骗罪,就是最重金融刑法的一个罪名。

央视曝惊天骗局

央视曝惊天骗局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告诉记者,从15年6月到现在为止三年的时间,监测到的问题平台一共有4800余家。

吴震坦言,眼下的网络借贷平台确实良莠不齐。空手套白狼进行“自融”的网贷公司也不再少数。

在采访中,吴震向记者展示了一些案例,很多平台借口保护借款公司的隐私,在合同协议中,隐去了公司的全称,这样就造成了对于借款真实性、款项的去向根本就无从查证。

 

央视曝惊天骗局

而这并不是最大的难点,在办公室里,吴震向记者演示起了这里的监测系统。通过公开信息追踪分析,可以查询到属于同一法人,或者拥有相同高管的公司信息,以及关联度,做出预警,但是现实中的关联关系并不是这么简单。

对于网络借贷平台动辄超过10%的年化利率,吴震也有自己的看法。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

资金的成本比传统金融机构银行相比比较高,它的资产端质量差,本身规模比较小,抗风险能力弱,再加上一些主观恶意欺诈,一旦出现问题,后果就比较严重。

 

  二、爆笑内涵段子:号外号外,我市出现惊天骗局,受骗人数已达一百人

  喜欢的话点开上方蓝字关注一下吧!!!

  男朋友要和我分手,他是一个富二代,对我特别的好,只要我喜欢,他都愿意为我去做,他有腹肌,笑起来有酒窝,他做的一手好菜,开车的时候特别帅,还非常的专一,可是最近他家里生意失败,一下子负债累累,他说不想耽误我,让我照顾好自己,我哭的像个泪人一样,哭着哭着我就醒了。。。

央视曝惊天骗局

  一天行走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卖报纸的喊:号外号外,本市出现惊天骗局,受骗人数已经达到99人! 我本着好奇的心理,就买了一份。可我找来找去,都没看到他说的骗局。这时听到那个卖报纸的在不远处喊:号外号外,我市出现惊天骗局,受骗人数已达100人!

央视曝惊天骗局

  一天在公司,同事突然跑过来说:“告你个特别恶心的事。”我说:“啥事啊。”她脸往下一拉:“有个关系不是很好的同学让我给他投票,这种人只有需要你的时候才能想起你。”我就说:“举手之劳的事情嘛,投呗,投她的对手一票又不难。”

央视曝惊天骗局

  晚上下班回家,就往沙发上一摊,老婆就凑过来:“老公,你快闻闻,今天有什么不一样的香味。”我一激动坐起来说:“老婆,最爱你了,你是不是给我做了最爱吃的红烧排骨。”老婆:“真聪明,还有香辣牛肉,葱爆羊肉。”我站起来就往厨房跑,三碗泡面摆在我的面前。。。

央视曝惊天骗局

  今年侄子上大班,这不暑假快完了,开学呀作业还没写,他妈就逼的在那写作业,刚坐那就开始哭,那叫一个可怜呀:“嘴里喊着,怎么办呀,怎么办呀。”就想起来我从小到大一放假就告爸妈没作业,一到开学就急了,反正也睡不着,就背着我爸妈一晚上补了130页的暑假作业,我妈以为我没作业,第二天就被我妈当废纸五毛一斤卖掉了。。。

央视曝惊天骗局

  笑一笑十年少!我是老张,每天更新段子,一起把快乐传递给周围的人!那我做的就有意义!如果您笑了,请点赞+转发,让周围人也笑一笑,做一个正能量的段子手

 

  三、惊天骗局之古董寄售

  ~~~你以为你猜到了剧情?不,事情的真相,远远不是你想的那样!~~~

 

央视曝惊天骗局

 

  中华民国十三年,南方某城市。

  一条宽敞的大街上,开着一家老字号古董店“艺雅斋”,老板人称“刘一眼”,是远近闻名的古董鉴赏大家,经他手的东西,没听说打过眼,什么物件拿到他手里看上一眼,就能说出个七七八八来,上门找他掌眼的人多了,这生意自然做的还算不错。

  这一日,刘老板正在店门口的藤椅上负暄饮茶,忽见大街上车马喧哗,只见几辆华丽的马车在车夫的吆喝下停在了路对面不远处的一处宅院门前,第一辆马车上先下来一个穿着考究,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男子伸手搀扶下一个身着丝绸旗袍,身材匀称,温婉可人的女子,宅院的大门打开后,仆人将一箱一箱的东西往院子里送。

  刘老板出于职业习惯暗暗打量着这些箱子,不由得一阵乍舌,也心疼不已:这可都是上好的黄花梨木箱,这家伙居然用来装行李,这如果不是不识货的纨绔子弟那就是富得流油的大富翁了。

  院子里喧闹了很长时间,估计是布置家当,安排杂事,然后仆人们进进出出,采买各种生活用品和食材。这期间刘老板接待了两拨客人,也没什么大生意,便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对面的忙碌,临近傍晚的时候,那一对男女主人领着两个下人,提着食盒出来了。

 

央视曝惊天骗局

 

  刘老板看着他们分别去了隔壁两临敲门,从食盒中拿出东西送上,然后又朝街对面走来。很快,这对男女已经笑意盈盈的来到面前,刘老板连忙起身相迎。中年男子带着浓重的吴中口音说道:“掌柜的生意兴隆啊,鄙人姓何,刚刚搬来,带内人出来认识下左邻右舍,以后还望多多关照。”

  女子从仆人拎着的十盒里拿出一包东西,一脸诚恳笑意的双手奉上:“掌柜的,这是我们老家的特产小吃,小小心意,还望笑纳。”刘老板连忙一边双手接过,一边客气道:“二位真是太客气了,小姓刘,是这家店的掌柜的,何先生何太太要是需要添置什么东西只管说一声。”

  何先生客气的说了声:“以后少不得要麻烦刘老板的,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也欢迎刘老板来家里做客!”,刘老板又看着他们去了隔壁的店,只觉得这家人还挺有礼数,应该是世家子弟。

  就这样,何先生路过时,会和在店门口喝茶的刘老板打声招呼,刘老板也会客气的招呼何先生一起喝茶,一次不太忙的时候,何先生就真的坐下,喝着茶,和刘老板闲聊上了。

  俗话说三句话不离本行,刘老板的话题,自然和古董有关,可让刘老板吃惊的是,这何先生对古董也很在行,很多独特的见解连刘老板都大为惊叹,刘老板遇到了有共同话题的知音,谈性大增,起身去屋里抱出一件瓷器。

  刘老板把瓷器递给何先生客气的说道:“何先生,这是我前日新收的一件宋代瓷器,心里不怎么踏实,劳您给掌掌眼。”何先生接过瓷器上下观察了一遍,又拿起桌上的放大镜仔细瞧了瞧,微微摇了摇头:“刘老板,恕在下直言,您这怕是收了件仿品。”

  刘老板一听就乍了毛,连忙问道:“何先生给解解,是哪里不对?”何先生悠悠说道:“这件仿品,可谓仿的有九分真了,可仿品毕竟是仿品,他仿制的时候,犯了一个小错,就在这做旧上,他想力图做成宋代的样子,可惜,稍稍过了些,宋朝的瓷器,像这样品相的,碗底不会有锈痕,恰恰就是这碗底的锈痕,看着年代久远,却暴露出了做旧的痕迹。”

  刘老板拿过瓷器仔细看了看,点点头道:“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天天面对古董,总是下意识的觉得古董上有锈斑才是对的,何先生这么一说,这果然像是做旧的痕迹,何先生真是行家,不知师承哪位大师?”

  何先生摆摆手笑道:“您说笑了,哪里有什么师承,就是家父酷爱收藏古董,天天在我面前念叨,我自小耳濡目染,习得些皮毛罢了。”刘老板摇头叹息道:“果然是家传甚于言传,何先生若只是习得皮毛,那我等就只能算门外汉了!”

  二人互相客套,相谈甚欢,自此关系渐好,何先生经常来与刘老板喝茶闲聊,刘老板也被请去何先生家做了客,看着满堂的古玩珍奇,刘老板不禁啧啧羡慕,就这一屋子都快赶上他半个店里的东西了,更别说还有其他房间不知还有多少好东西,这定是大家族的世家子弟没错了,对于能结交上这样的人物,刘老板自是开心不已。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忽一日,何先生拎着两个盒子来到刘老板店里,刘老板看他神色有些焦急,连忙上前问道:“何老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何先生有些欲言又止,含糊的说道:“老哥啊,昨日接到电报,家里出了点事,不便明言,还忘兄台海涵,今日登门,是有一事相求。”

  刘老板立刻正色道:“老弟啊,你我既然兄弟相称,你的事便是我的事,何来相求,但说便是。”何先生将两个盒子放到柜台上,边打开边说:“家里的事,需要大笔现钱四处打点,这一对玉瓶,是父亲送我的结婚礼物,乃家传镇宅之宝,如今只有忍痛出让,还请老哥代为出手。”

  刘老板拿起玉瓶,仔细打量了一番,却觉得平平无奇,怎么也看不出会是大家族里的镇宅之宝,可想到何先生之前多展示的学识底蕴和古董鉴赏的专业,又怕是自己眼拙不识货,只好试探的问:“不知老弟想要个什么价?”

  何先生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说道:“父亲说这是无价之宝,如今也顾不得了,这样吧,若真有人喜欢,那就给四万现大洋。”刘老板一听,大吃一惊:“四万?!”何先生点点头:“是的,若是少了,也就不值当了,这样,只要卖出去,我给老哥两成的寄售费。”

  刘老板连忙摆手:“老弟说那里话,你我兄弟之间,还谈什么寄售费啊!”何先生一脸坚决的说道:“老哥也是做生意的,岂有白做的,若是老哥不愿意,我便找别人吧。”刘老板连忙说道:“好好好,既然老弟坚持,那我便收这两成便是,只是古董出让得靠缘分,什么时候能出手,老哥我就不敢保证了。”

  何先生摆手道:“无妨无妨,我要先把一些小件古玩送回老家先打点一番,估计月余能回来,到时候不管成不成,我都给老哥一千大洋的辛苦费,至少少于四万的话,就宁愿不卖了。”刘老板知道了何先生的脾气,也不再推辞,拱手道:“老弟放心,但凡有大主顾上门,我一定竭力推荐就是。”

  何先生再三道谢后匆匆离去,不久便又带着几个箱子和夫人一起上了马车,急匆匆离去。刘老板心里合计,卖出去有两成,也就是八千大洋,卖不出去也有一千大洋,左右都是赚,那就尽力帮他推推吧,于是,找了个好位置,将这一对玉瓶摆好。

  只要有贵客上门,刘老板都会提上一句,可别人多半都是一看就摇头,再听价格更摇头,一来二去,甚至都怀疑刘老板心存不轨,搞的刘老板也有些郁闷,为了声誉,只好对不起兄弟了,便将玉瓶换了个次一些的位置,也不再和人提起。

 

央视曝惊天骗局

 

  就这样过了半个来月,一个穿着考究,器宇轩昂的年轻人迈步走进店中,刘老板是常年识人的主,一看就知道是贵客登门,立刻亲自迎上前:“这位先生,欢迎光临小店,鄙人是这里的掌柜,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尽管开口。”

  年轻人点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口说道:“老爷子七十大寿,老爷子眼界高,如今又是本人紧要关头,想送点拿得出手的寿礼,转了几家,可惜都是俗物,老爷子眼界高,如今又是本人进阶的紧要关头,所以,钱多少不重要,但东西一定要好。”

  刘老板一看这年轻人说话时的气度,就大概知道这年轻人绝对是大人物家里的公子,能让这样的公子奉若神明的老爷子,那不定是什么通天的人物!连忙逢迎道:“先生放心,小店也算是老字号了,拿得出手的物件还是有的,您稍待。”

  说着,刘老板便从里柜拿出几样镇店的玩意,有元青花中的极品团龙绣纹瓶,有青铜器里的极品商王爵,还有一件宋代的钧窑瓷碗。可年轻公子却不停的摇头:“这些东西,老爷子家里也有几件,都是俗物。”

  刘老板一听,暗暗乍舌,这还叫俗物,那就没辙了,看来自己这店里也没什么能被这公子哥看上的了,只好尴尬的笑笑想着怎么圆场,却见年轻公子随手打量着着几件古董,忽然说道:“掌柜的,你这钧窑瓷碗,似乎是仿品啊!”

  刘老板暗暗心惊,这就是上次给何先生掌眼的那件瓷器,可又实在舍不得当仿品贱卖,而且也没几个人能看出来,今天心想这位年轻公子哥兴许是个冤大头,便拿了出来,哪知却给人一眼看穿了。

  刘老板一脸哭丧的说道:“先生说笑了,这可是我花高价从土夫子手里收来的,怎会是仿品。”年轻公子哈哈一笑指着碗底道:“掌柜的,看来是常年打雁却被雁儿啄了眼了,这玩意虽然仿到了九成九,可毕竟还是漏了一丝做旧的痕迹,掌柜的这桩买卖看来是亏了啊。”

  刘掌柜没想到对方也是古董行家,羞愧不已,连忙说道:“对不住对不住,自己打眼不说让您见笑了,我这就收起来,您先随便看看。”刘掌柜将东西收进里柜锁好,再转身过来,却见年轻公子抱着何先生留下的玉瓶仔细观瞧着,刘老板一看,不禁好奇,难道自己真没看出这玉瓶的门道?

  见刘老板过来,年轻公子有些不高兴:“我说掌柜的,你这明明有好东西,却不拿出来,还拿仿品糊弄我,是觉得我没钱还是看不起我?”刘掌柜吓的不轻,连忙道歉:“对不住对不住,这是一个朋友在这里寄售的,我看着实在平平无奇,不好意思给你推啊。”

  年轻公子冷哼一声:“平平无奇?我看掌柜的你真该洗洗眼睛了,仿品当宝贝锁着,这无价之宝却说平平无奇?”刘掌柜一听更加惊奇,这还真是无价之宝?只听得年轻人问道:“你朋友要多少价肯出让?”刘掌柜有些心虚,但还是咬着牙说:“我那朋友家里有急事需要钱,说是须得四万现大洋才肯出手。”

  年轻一听,脸上也有些惊讶的表情:“四万?!着实贵了些,能否让我见见你那朋友,让他略略降些?”刘掌柜一脸无奈的说道:“对不住您了,我这朋友赶回老家了,临走前交代了,少于四万,那就宁可不卖了。”

  年轻人看了又看,有些爱不释手,脸上一副纠结的表情,最后还是无奈的瑶瑶头放下玉瓶,轻叹一声:“哎,东西是对了,可这价钱着实也有些为难,我再绕一圈访访看有没有合适的吧!”说罢再次长叹一声,又看了玉瓶一眼,无奈离去。

Tags:

很赞哦! ()

本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