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淘宝运营淘宝运营

【网红制造流水线】网红美女其实是造出来的

2019-04-18 20:34:37【淘宝运营】人已围观

 

网红制造流水线

  一、网红制造流水线揭秘,网红美女其实是“造”出来的!

   2016年,当老网民还在讨论“网红”一词的褒贬时,新一代的网民已经开始享受这种全新的互联网“审美”方式。“网红”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出了一片天,从线上到线下,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已然成型。“通过互联网走红的人”经过专业化、团队化的培训、包装成为“通过互联网走红的明星”。图为鲁雅莉利用休息时间在舞蹈教室做直播。开播半小时就有千余位粉丝观看。靠平日接到的电商拍摄与直播礼物分成,鲁雅莉已不需要向父母伸手要生活费了

  

网红制造流水线

  “我觉得你的嘴巴微整一下会更好,牙也要矫正一下。”在面试中,经纪人杨佳珺直言不讳地向一位网络女主播说道。相比之前“电商网模”班的校园创业来说,真实“网红”圈的竞争远比想象的要激烈,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礼物女主播的平均演艺周期只有几个月”。2015年,爱看直播的90后青年邹丰俊(后排白衣)在长沙创办了一间“网红”经纪公司,将之前“个体户”式的“网红”聚合在一起,经过培训、包装后再与直播平台签约。这种“造血至输血”的模式大受欢迎,一年之内他的公司就完成了5000万元的融资。

  

网红制造流水线

  在这条产业链上,义乌工商学院是其中的先行者。早在2009年,这所身处“全球小商品中心”的高职院校率先开设创业班,引导学生在各大电商平台经营网店。时至今日,发掘并培养“网红”,自然成为这所义乌市唯一高校的办学新方向。

  

网红制造流水线

  2016年5月8日,周日,蒋梦娜在寝室里做直播,“网红”班的女生早已成为各直播平台争夺的对象。

  湖南长沙市郊的一处别墅区,“网红”经济人在各直播平台,甚至微博、贴吧里发掘新人。这家名为“鼎赞”的经纪公司租赁了数栋别墅,为旗下80余位签约的“网红”提供吃住一条龙服务。

  

网红制造流水线

网红制造流水线

   21岁的凌宇以“会旋转的冬瓜”为网民在直播“英雄联盟”网络游戏。他每天从晚饭后开始直播5小时,日均在线观众超过25万人。经纪公司在合同里承诺他年收入不低于300万元人民币。作为金牌主播,他自然地占据了别墅的主卧。

  

网红制造流水线

   晚餐时间,“男网红”们集中到一起吃饭。对于这些90甚至95后的年轻人来说,虽然年入数十万,但生活却非常简单,24小时的空调房,一台联网的电脑,最大的花费是订夜宵外卖,这几乎组成了他们“宅男”生活的全部。

  

网红制造流水线

   深夜12点,唐伟结束了直播,准备出门宵夜。“胡子晚上长得太快。”他今年22岁,在游戏男主播里已算大龄。在加入经纪公司之前,他每日虽有万余名观众但基本没有收入。与依靠才艺表演以获得观众虚拟礼物为收入的女“网红”们不同,男“网红”更多是从事专项游戏直播,他们的“粉丝”黏性更强,是各大直播平台的流量保证。因此,平台往往会开出高额年薪以期望“网红”们在自己的网站开播。

  

网红制造流水线

  凌晨,女主播同事们排队向唐伟敬酒。在刚结束的直播里,唐伟创下了百万观众的公司直播纪录。对于直播“网红”们来说,日均百万观众意味着月入百万人民币。

  

网红制造流水线

  “晋升”百万主播后,唐伟与男主播同事们一起开会总结,桌子上的红牛是大家们的常备“物资”。虽然同属一个公司,但四位年轻人的收入却相差了十几倍。这是一个充满“鸡血”的行业,观众人数决定着收入的天堂与地狱。

  

网红制造流水线

  在经纪人的注视下,新签约的女主播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练习舞蹈。她们皆为90后,甚至不乏95后。在以小时为变化单位的互联网时代,“网红”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大众娱乐的“消耗品”。

  

网红制造流水线

 

  二、“不整容8千保底,整容1万保底”,网红流水线像一面照妖镜

  直播大潮之下,似乎总能听到这样的“成功故事”:斗鱼主播、抖音网红,轻而易举收获大量打赏,挣得盆满钵满。于是乎,不乏一些年轻人跃跃欲试,希望在这个时代分一杯羹。

网红制造流水线

  这么多人想当“网红”,自然就有人“指点”捷径——据报道,某些经纪公司在高校尤其是艺术类高校周边大发小广告,以工作时间自由、收入高等噱头,吸引大学生投身“网红”事业。

  据调查,某公司给出的薪水为:每月完成价值5万元的礼物业绩,能获得8000元底薪和65%的礼物提成。还有的公司鼓励整容,甚至开出激励政策:“不整容的8千元保底,整容的1万元保底”。诱惑之下,还真有不少年轻人欣然前往、贷款“动刀”,轻者,割个双眼皮,打个瘦脸针;重者,隆胸、塑鼻、削骨,一套整下来犹如再造,“亲妈都不认识了”。

网红制造流水线

  许多人都做过少年成名的梦,想当明星的不少。只是,以前许多明星都有能拿得出手的一身技艺,走的是上科班受培训之路,即便出道也是老老实实从扛着大刀扮演士兵甲士兵乙开始。可如今流行的大多是极大简化的“爆红”之路,拿刀直接朝五官招呼,在镜头前恶搞炫丑。似乎只要拿上手机、做上直播、削个锥子脸、有了流量,马上就可暴得大名,名利滚滚而来。

网红制造流水线

网红制造流水线

  都说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梦想中“直播能发财”“整容可暴富”,可实际上呢?

  拥有“明星脸”,仅是包装网红“工业化流程”的第一步而已。网红界竞争之激烈,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仅靠高颜值或在屏幕前发嗲卖萌很难爆红。这时就需要经纪公司包装,需要大主播“连麦”提携,其中的不堪交易触目惊心。

网红制造流水线

网红制造流水线

  即使历经了“八十一难”,仍未必能走通成为“网红”的康庄大道。大部分主播在一两个星期没什么打赏后,就迅速被经济公司抛弃,留下一堆债务和日渐崩坏的脸;即便少部分“幸运儿”,人气能维持得略久一点,但没有过硬的才华、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速生速死几乎是必然结局。

  报道揭开的冰山一角,已足以让人看清:那些“网红梦”如果说是梦想,那也几乎如“白日作梦”般虚妄。只是,粉丝、流量、金钱,遮蔽了一些年轻人的双眼,让他们丧失了基本理性,而愿意去相信可以很容易地赚到快钱。

网红制造流水线

  前不久,有个初二女生高喊,“能靠抖音挣钱为什么要上学”。而事实上,只是有人愿意花100元买她灵光乍现设计的字体而已。这点点成绩,已经让这个初中生迷茫。

  天上不会掉馅饼,一步登天的路多半都是骗局,在任何时代,这都是不变的铁律。五彩斑斓的“网红”泡沫四处飞舞,模糊了不少年轻人的双眼,以为可以投机取巧、不劳而获,这绝非社会的福音,不能不引起高度警惕。

  三、流水线上这些网红作家

  他们都是90后,外形清秀、写的多是身边的小故事,文风轻松、温暖,作品经常出现在亚马逊、当当等图书网站或实体书店的推荐位,女性读者居多。还能找到更多相似之处,比如他们都喜欢在微博上发布生活的日常,参加过综艺节目、接过品牌代言或者创立了自己的消费品品牌。外界常把他们形容为“90后小鲜肉作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就是出版界的“流量明星”。他们是张皓宸、卢思浩、苑子文、苑子豪、吴大伟……

  治愈内容

  在张皓宸们成名之前,活跃在大众视线里的是80后的韩寒、郭敬明。不管是前者“幽默调侃”的写作风格还是后者的“青春疼痛”风格,与如今流行的“治愈系”故事相比,它们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曾为卢思浩、吴大伟等人出版过图书的中南博集天卷编辑李颖认为,现在青年作家的作品,整体更通俗、明亮、治愈,没有前人那么多沉重的内容。“90后和00后的经济条件、成长环境的开放度普遍好于80后,更加关注自己的生活,对批判性内容的兴趣减少。作者乐于分享身边的故事,读者喜欢通俗易懂、有代入感的故事。”

  李颖把2013年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出版,看作“治愈系”作品流行的开始。这本书收录了33个原载于张嘉佳微博的“睡前故事”,在6个月内就卖出200万册。

  经纪包装

  如同多数高票房电影的出现离不开出品方在制作及宣传上的重金投入,一本书的畅销也是如此。90后青年作家作品的走红,离不开制作团队的打磨。

  在掌阅自出版的内容负责人少耕看来,民营出版公司推90后作家的投入,是传统图书出版“不可比拟”的,“真是砸钱在推。”媒体平台上大V的推荐、全国巡回签售、上电视节目等,已经是宣发的标准化操作。“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经纪团队。经纪人会把作家的图书、影视、品牌代言等商业上的事情,交给不同公司处理。”

  一位曾在出版行业工作过的采访对象透露,“我们会去看作者的微博评论,一个个点进去看粉丝是什么样的,去做读者画像和市场定位。”

  有的编辑会建议作者在社交媒体上多发布读者爱看的金句、小故事和个人照片,或者直接为其运营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帮助作者“遛粉”。

  商业变现

  “现在的逻辑是先成为网红,再出书成为作家。”文学杂志《萌芽》的编辑部主任桂传俍总结道。他将大多数90后作者和他们的作品,定义为可批量生产的综合性产品。“合格,但和文学没有关系。”

  享读文化创始人许书源则把他们的书比喻为消费品。“就像日用品,能满足读者的生活需求,不一定要流传后世。有可能作家会越写越好,真正开始写文学性的东西。也有可能发现自己更适合从事影视、文娱等商业活动。”

  目前看来,选择后一条路的人更多。对他们而言,出书只是众多商业行为中的一种,是丰满人物形象的手段和谋求更高商业利益的跳板。8月26日,卢思浩与箱包品牌“行舍”合作推出了一款拉杆箱。此前一周,张皓宸成为了美国文具品牌缤乐美首位中国区代言人。北大“双胞胎作家”之一的苑子文,创立了护肤品牌“源本初见”。这都是典型的网红变现方式。

很赞哦! ()